放肆又自持

路过就好

【贾正】是你杯茶‖

  古风ooc

  私设年龄

  望见谅

————————

  锦历六年,三月初春,永安城南朱家,迎大喜,诞子名正廷。得之时光眷赖,三四年的光景,出落的粉雕玉琢般精致。

  恰逢年关将至,朱父领着家眷到城北才买未筹齐的年货。小小的正廷牵着母亲的手蹦蹦跳跳的走着,眼里全身琳琅的吃食,蓦然间停下脚步。

  朱母看着挣脱自己手的跑向某处的孩子,还以为他又看见了什么别致的小吃,本想跟了过去,却在看清时,怔了神。看着自家孩子伸出小小的手掌,在对面身怀六甲的夫人肚子上,抚了抚,仰着头不知说了些什么,引着妇人笑意连连。朱母连忙赶了过去,拿开正廷的手,在他怨怨的眼神中,忙忙像对面妇人道歉。

  “小儿不懂事?莫是冲撞了夫人,妾身在这里赔罪了”

  “夫人说着哪里话,刚刚贵公子说我腹中是儿子呢,我还要借贵公子吉言了,哪里来得冲撞。”

  朱母看着对面夫人眉眼带笑的模样,低头看看自家儿子满目疑惑。

  “一定会是个弟弟的”朱正廷神色柔和却亦然肯定 。

  天随人愿,不久,城北黄家得子,愿其明媚宽厚取名明昊。

  又逢六年转,一城的远近,岁月的长短,怎奈何一缕红丝的缠绵。

  游走于永安城南北的商贩皆言,城南朱户有子,明眸善睐,温润如玉,虽稚嫩却已然君子偏偏。城北黄户有子,笑容微涩,眉目晴天,虽调皮捣蛋,但机灵过人,倒是个讨喜的主。却谁也没有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适逢一年灯会在城南举行,黄家夫妇因生意要谈,却又奈不得儿子的诉求,撒泼打滚偏要去城南看灯火,往年在城北举行也没见他这么积极。看着太平盛世,变派了两个得力小厮,又暗着安排了保镖,变遂了他的意。

  没成想,这一趟城南之行,没丢了黄小少爷的人,却让他在短短的人生阅历中,尝得了渴望的这杯茶。

   “少爷,少爷,你慢点”后面的小厮追着走马观花的小少爷,真不晓得这样会逛下什么。

黄明昊看着城北的繁华与城南不差几,也别无新奇的点。也是很无趣,然而回首间,有一个人变直直撞进他的眼中,如烟火绽放般绚丽夺目。

  那人白衣诀诀,墨发飘扬,眉眼看着不似真切,却让黄明昊心驰神往。拔腿跑向那人的方向,还不忘回头对着小厮作口语。熟知小少爷心性的小厮,以为他又要做什么调皮捣蛋的事,只得按平时的套路,保存不远不近的距离。

  黄明昊急急忙忙从路旁抹了点黑在自己脸上,故作委屈的奔向白衣少年怀中。
 
  流连灯火的朱正廷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跌跌撞撞跑来的身影。

  只觉得嘭的一下,被不小的冲击力撞的往后退了些许。

  朱正廷稳住了身形,才得以看清怀里小小的人儿。毛茸茸的鬓角,有些凌乱。轻轻摸了摸小孩的头发,把他从怀里拉出来,看着小孩红红的眼角,不由得生起了爱怜之心。

  “你是谁家的孩子?是和父母走散了么?别哭昂”朱正廷从怀中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小孩儿眼角的泪花。

  黄明昊委屈的眨了眨眼睛,抽噎着“我和阿爹阿娘从好远的地方过来看花火,可是人太多了,那些人好像小山一样,把我挡得严严实实的,好不容易从小山丘里走出来,就怎么也找不见阿娘的身影了。”

  黄明昊一边断断续续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瞅着眼前和仙子一样人。明明一席白衣,却比漫天花火还夺目。看着仙子因为自己的话语而产生怜悯爱护的神态的,黄明昊暗自欣喜,任谁都要佩服我的机灵,难道仙子都这么好骗么。

  年仅十岁的黄明昊还不懂为什么遇见一个人会有烟花在心中盛放的感觉,嘭嘭乱炸的样子,四处盛放的姿态。把眼睛都迷住了,眼里除了他一切都失焦,把手也迷住,只想抓着他不放。心里也是乱糟糟的,可是黄明昊只有十岁,所以他不明白这些感觉的由来。但就像小孩看见喜欢的糖果一样,不论怎样也要拿到的心情,黄明昊看见喜欢的仙子,也要不顾一切的靠近他。

  朱正廷轻轻抚拍着黄明昊的后背安抚他。

  “要不你先和我回家,等明天我帮你找你阿娘好么”朱正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脱口而出带一个陌生小孩回家,可是看到小孩孤零零的样子,心就想被人揪着难受。

  正中下怀,黄明昊偷偷抿了抿嘴角,故作犹豫了两三秒,但又怕他后悔,急急吐出的“真的可以吗?”。黄明昊抬起头直直对上朱正廷的眼睛,像撞进一汪深邃大海,黄明昊觉得自己好像是一条被烈日灼伤的鱼,谁能知道他多想在大海里沉沦。

  “嗯嗯,走吧!”朱正廷牵起黄明昊的手,小孩子还是肉嘟嘟的手,放在朱正廷大大的手中,一大一小也相得益彰。

  隐藏在人群中的小厮楞楞得看着小少爷跟着一个陌生人走,刚想上去,却接收到小少爷的指示。虽然不是很明白少爷想要做些什么,但依旧按着他的指示,一些人回去报告老爷。

  黄明昊跟着朱正廷回到朱家,走进高高的门楼。假山绿水,高楼雅阁,别致的门厅,倒也是不落俗。

  “饿了么?吃点夜宵么?”朱正廷拉着黄明昊走进别院,吩咐厨房做了点吃食。

  “阿正,听管家说你带了小孩子回家,是谁家孩子?”端庄的夫人由丫鬟牵着走了进来,打断了两人洽谈的氛围。

  “娘亲,是路上遇见的孩子,走失了父母,今天天色已晚,儿子打算明天去带他寻亲。”

  “好,那带他写吃点饭,不要饿着,明天派了家丁去寻,应该不难找到。”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朱母看着呆呆坐着的黄明昊温柔的问道。

  “黄明昊”黄明昊看着柔和的夫人不禁想起家中的父母,已经让小厮通知他们说在朋友家落脚,毕竟这种事经常干,应该不会担心我吧。

  “哦好,明天一早让家丁去打听打听,不要害怕,今天就在待上一晚。”
 

  “嗯嗯,谢谢夫人”黄明昊以一个浅浅的微笑回应朱母的关切。

 
  “阿廷吃过饭早点休息,明昊想来也累了。”

  “好的,娘亲也早些休息”

  朱正廷送母亲走出房门,又吩咐家丁收拾厢房烧水等事宜。然后回来陪着黄明昊吃饭。

  “已经让家丁给你把厢房整理一下,洗个澡就可以睡觉了。”朱正廷拿着手帕擦拭黄明昊嘴角的饭渍,却一双手轻轻拽住了袖口。

  “我害怕”

  那一夜黄明昊终究没有一个人睡了厢房,而是窝在朱正廷的怀里,感受着那人的温热,甜甜的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日上三竿。

  黄明昊睁开眼睛看着收拾衣着的朱正廷,一个可以看见仙子的早晨,如果没有被在吃早饭通知找到了家人,这一切都是很美好的。

  哎,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名声太响亮了,如果我可以不那么皮的话,我还可以多个正正哥多待一会。

  “正正哥,那你一会可以送我回家么?”通过一晚上时间撒娇耍赖,终于混到了朱正廷的弟弟称谓。

  “好,那明昊快点吃饭,一会送你回家。”

  “好,好想见娘亲”细嚼慢咽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来想回家的样子。

  终于在黄明昊的磨磨蹭蹭之下他们还是从城南赶去了城北黄家。

  黄家父母终于得知,自己的孩子不是到朋友家做客,而是趁机去认哥哥了。儿子这么皮真的好么。

  虽然在日后,这位哥哥家成了黄明昊除了自己家最多落足的地方。

  如果在十岁就遇见想要一辈子的人该怎么办,黄明昊语录,那就什么也不要想,先赖着他好了,万一……
 

未完待续
————————————————————————————————

越写越多一时结不了怎么办,但是着急写作业高三狗真的一言难尽,所以改日再更见谅了各位。

  赶在正正生日的末尾发出来,不够相称正正的美好,但还是由衷的祝愿正正,生日快乐。贾正一定要走花路啊!
 

 
 
 

 

 

 

 
 
 

我们艺兴宝宝啊😍😍

你是我的骄傲

哥哥给弟弟举话筒
弟弟给哥哥写涂鸦

初中同学画的,无非是他看见我画的太寒碜。

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自信怎么说😂😂